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异世界始皇帝物语:第112章 传国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异世界始皇帝物语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宫本武藏严肃的点头,我明白,放心吧少爷,我绝对会用好这一次机会的

    于是博文和宫本武藏暂时离队了,这种大招,尤其是魔力的压缩,非常的显眼,不能随便暴『露』出去。现场的情况戴娜和博豪也有传声术式,博文这边听现场的声音转播也没问题。队伍已经到了王宫,之前城外的那些军队也在陆续回返,这会儿包围王宫的军人逐渐上了两万。

    要知道寇恩城整个就三万军队,不过这个数量也是很夸张的,整个博国也就才三万不到的军人,面积和人口都是寇恩国的七八倍。这个原因是海行种这边没有冒险者,然后寇恩国是一个特例,因为主祭的存在,王室和贵族都被打压的够呛,他们没有私兵。博国还是没有贵族私兵的话,那军队数十万以上,很可能达到十五万这个数字。

    基本上全寇恩的军队都来包围王宫了,王宫的守卫军队其实早就在准备应对了,他们打听到了情况,然后陷入了纠结。作为护卫王宫的军人,他们要比外面更了解这个王宫内的情况,他们也更加的奇怪主祭和这些国家高层的关系。如今这么一说明,他们就懂了。但他们是守卫王宫的禁卫军,他们不能随便的就背叛了,于是很尴尬,一千多人面对两万多人,差距也太大了点。

    再说海里面除了地下都能站人,这里三层外三层的,上下左右除了下面全有人,压力比地面高的不是一星半点。贝鲁埃公子就在王宫的大门正面,于是寇恩国主艾卡拉二世也来到了这里。

    你这个逆子你到底要做什么

    贝鲁埃呵呵一笑,我只是要把这个国家恢复正常,我从未听说过哪里的国主可以被别人控制父亲如果你还有一丝国主的骄傲,今天你就该退位让贤了

    老九这是你该对父亲说的话吗

    此时在王宫内的不止是艾卡拉二世,还有贝鲁埃的一些兄弟,对他喊这句话的就是他的三哥,边上的老大老二都没说话。然而贝鲁埃没搭理自己的三哥,他就盯着一个人,那就是他的父亲,艾卡拉二世。

    突然之间艾卡拉二世放声大笑,笑的很久很久,贝鲁埃没有打扰,其他儿子们有的莫名其妙,有的闭目叹息。只见艾卡拉二世逐渐停下了笑声,对贝鲁埃说道。

    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寇恩不能交给那些神棍但是这么多年,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抗那个老不死。今天终于不一样了,哈哈哈,贝鲁埃啊,父亲为你骄傲,你很好

    父亲,贝鲁埃是万万没想到回听到艾卡拉二世这样的一番话,然而不等他多说,他看到艾卡拉二世七窍流血,不禁高喊道父亲

    艾卡拉二世已经不只是七窍流血了,但是他在笑,他对贝鲁埃点点头,说道咳,不要浪费你的力量救我,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国主,我早就该死了,这么多年,我无时无刻不想死。这是对我的解脱,去吧,我的儿子,去把这个国家最大的邪恶消灭掉,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艾卡拉二世一张嘴就是一口血,然后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已经气若游丝。然后他就在贝鲁埃的怀抱中闭上了眼睛,全身上下都是渗透出来的血『液』,他将自己浑身上下的所有器官组织全部破坏,用最惨烈的方式终结了自己的生命,也终结了自己的屈辱。

    贝鲁埃抱着艾卡拉二世的尸体久久没有动作,然后他『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一股温热充斥眼眶。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自己的父亲哭泣,在贝鲁埃心中,艾卡拉二世这个父亲狠不称职,国主也做的不称职。但是今天,艾卡拉二世用自己的生命,改变了贝鲁埃的看法。

    来人啊,为老国主准备国葬。开放王宫,所有军队,跟我一起去祭堂,用明天的太阳,终结寇恩的黑暗

    总大臣就这样被轻松的干倒了,总大臣也没有反抗,他是个五段没错,但如此之众的军人和如此大势,别说他是个五段,就是个七段来了单qiang匹马站在对面自己还不占理的情况下,也没有几个人能支持的住。而且这件事情总大臣也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他已经十分清楚,他的政治道路就到此为止,说不上是好还是坏,因为他从此以后没有了权势,但与此同时,他也不用再受这种窝囊气了。

    其实用诅咒『操』控别人这种事情,博文也曾经想过,但是最后博文还是放弃了。你来到一个魔法世界,并不是那种rg游戏里的技能书系统,而是自由学习,还没有什么职业限制,那么『操』控人心这种能力绝对是一个穿越者特别想要的能力。可是越是了解诅咒,博文就越发的觉得诅咒是真的麻烦,作为一个在职业认定上有学者这个职业的人,博文保证自己在这方面有着相当的话语权。

    其实从寇恩这里就已经能看出来了,主祭对其他人使用的诅咒很强大,限定了这些人无法违抗主祭的命令,更无法反抗主祭。但是这个能力真的好用吗首先是主祭为了代价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其次是这个诅咒的功效也仅仅只是无法违抗和不能反抗而已,除此以外还有什么用

    无法违抗和尽职尽责是两码事,主祭让总大臣来抓人,他是个五段强者,冲上去拖住奥路德,然后其他人一拥而上不就成了吗但他没有这么做。命令是那个命令,违抗也是违抗不了的,但是怎么做的权利却还是在做事的人手里。我愿意做这件事,我就勤勤恳恳不辞辛劳的做了,我不愿意,那我就磨洋工,但反正我在做事呢,也没有违抗命令。

    这就是诅咒无能为力的地方了,诅咒说到底还是一种魔法,它就是一种程序,它不是全智能的东西。但诅咒能不能做到完美的『操』控呢答案是能。解决办法也很简单,多来几个诅咒呗。就以总大臣为例,再对总大臣下一个做事必须全力以赴的诅咒,这样可以把一个懒人直接搞到过劳死,下了这样的诅咒之后,总大臣再奉命的时候肯定是火力全开。然而这样的话又是另一个诅咒,就需要另一个代价支撑诅咒的释放,这就是咒术的麻烦之处。

    正是因为这种不一般的麻烦,最后博文才没有选择咒术,事实上大部分有能力的法师都会了解一下咒术,然后基本上都会放弃。因为既然有能力在修炼之余了解咒术,那么主业做的肯定也是不错的,但凡在法师道路上有的选,绝对没人会去玩咒术,看谁看不惯上去一个大火球拍死多爽啊用咒术折磨自己不是有病吗

    就算是有转移代价的能力,也不是那么方便。其一,转移代价的目标必须是职业者,根据咒术的强度和诅咒目标的强度的上升,付出代价的人实力也要跟着上升。你诅咒一个七段大佬,怎么着也要有五段的高手作为代价的付出者,不然的话诅咒强度根本就不够,七段大佬就感觉身上有点不舒服,然后诅咒就被人家强悍的魔力给冲垮了。

    其二,即便是使用多个付出者,用多个代价来进行同一个诅咒,这样的情况也很难办到。因为诅咒是一种很直观的术式需求,他需要搭配精神力进行增幅,这就是为什么咒术师在黑市里十分盛行的原因。把代价放在释放着的身体中,释放着对于被咒者的恨意,会增强术式的强度,降低咒术的消耗,好处多多。然而一旦不是这样的情况,用其他不想管人作为代价的付出者,为例就是正常术式的水平,就需要更多的付出者。那么问题来了,凭什么让这么多人为你付出代价

    诅咒的代价很恐怖的,它是用职业者身体的一部分作为诅咒的永远能量源,也就是说成为代价的身体部分就不属于付出代价的人了,而是变成诅咒的一部分了。你付出的是手脚,那手脚就瘫痪,你付出的是内脏,那内脏就失去效用。而最恶心的是什么不是把代价从你身体里拿走了,切了是没用的,你付出代价以后就永远的看着那些瘫痪的地方,或者承受着内脏无效的痛苦。

    所以诅咒一般情况下,是弱者对于强者唯一的办法,弱者先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用永恒的痛苦,去诅咒强者失去某种能力或者东西。这都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而是伤敌一千自损一万。强者用得着诅咒别人吗用不到的。只有那种陷入绝望的愤恨,而又对强者无能为力的弱者,才会付出一切去报复。

    不过如果强者愿意付出一些微小的代价,比如阑尾什么的,然后用来控制一两个妹子玩玩黄油剧情,也不是不可以。总之咒术是一个使之无用弃之可惜的鸡肋能力,基本上每个有能力了解的这方面的法师,都会有那么一两手的咒术,但不到绝对的情况下是不会使用的,没有必要。

    正是因为那位主祭不懂这些东西,而且这是一种代行者的神术,他才会这样的去使用。效果相当的恶心人,不止恶心别人还恶心自己,虽然他有可能乐在其中,宗教人士吗,不能以常理去认知。

    贝鲁埃解决了自己家的问题,城外的军队开始陆续返回,他们都在交流之中逐渐成为了支持贝鲁埃的一方。由此可见寇恩国当前的政治环境是多么的不得人心,另外一点就是寇恩国这边的确有着非常浓厚的宗教影响在,贝鲁埃被支持的很大一个原因就在于那个代行者的身份上,非常重要。

    其他人都没什么意义的,贝鲁埃大势已成,现在直接带着军队去王宫『逼』宫就完事了。博文和贝鲁埃碰了一下头,把传声术式交给了贝鲁埃,这样他说的话和他听到的话,都可以被所有人知道。森尼城的巨人带着术式前往寇恩城各处,现在就是一不做二不休,贝鲁埃一定要把他老爹和主祭一起搬到,一举奠定胜局。

    博文跟在大部队后面,这是海行种、是寇恩国的家务事,博文这个陆生人不适合太高调的参与其中。远远的跟在后面,博文观察着这个队伍,皱起了眉头。

    少爷您发现了什么问题吗,戴娜注意到了博文的疑虑。

    啧,博文咂咂嘴,一下下的点着脸颊,有一点在意,不过好像也没什么解决办法。

    还有少爷您解决不了的问题,博豪惊诧起来,看了一圈大部队,他也疑虑了起来,莫非少爷是怕主祭那边可能有六段或者七段的强者

    不是可能,我认为一定有,博文皱着眉头,寇恩国太奇怪了,即便是魔法文化不太发达,但是这么多人口这么多年下来怎么着也有那么几个六段吧,亚人种中七段的确不好出,我们当他没有,六段也没有就说不过去了。

    《异世界始皇帝物语》好看的穿越小说完本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iptoz.com/books/5nm85/
上一章        异世界始皇帝物语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